你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公司新聞

鼎盛國際娛樂報:網易云音樂獲7億美元融資

作者:不詳   來源:網絡  已瀏覽【】次 文字:【】【】【加入收藏夾 () 點贊

鼎盛國際娛樂報:網易云音樂獲7億美元融資

在線音樂市場又添一筆新融資。北京時間9月6日美股盤后,網易宣布,旗下網易云音樂B2輪融資獲阿里巴巴、云鋒基金等共計7億美元投資。融資后,網易仍單獨享有對該業務的控制權。

網易還與阿里巴巴共同宣布,后者以20億美元全資收購網易旗下跨境電商平臺考拉。有網易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這兩筆交易并不存在直接關系,也并不在電商收購案的交易條款中。
對于阿里巴巴此次投資,網易董事局主席兼CEO丁磊表示,網易公司也將繼續大力支持網易云音樂的發展,助推中國原創音樂人創作出更好的作品。其官方提供的新聞資料顯示,網易公司會繼續推進聚焦戰略,將資源集中在優勢領域。
對于游戲以外的大部分業務,網易一直并沒有放棄從外部融資的計劃。2018年第一季度財報發布后的分析師會議上,該公司首席財務官楊昭烜就曾表示,會為電商業務部署融資渠道。在這之后,楊昭烜也曾針對其他業務表態從外部獲取融資的想法,這其中包括音樂和教育。
2019年第二季度的分析師會上,網易更是透露了其對音樂的野心。該公司披露,云音樂的用戶數已經破8億,完成了兩輪融資后,這項業務已有了上市計劃。在最新的版本更新中,網易云音樂增加了構想已久的社區模式,并推出了更多的用戶參與互動的板塊,以此來提升其產品的附加值和未來擴展的可能。
網易云音樂業務開始于2013年4月,先后完成了兩輪融資。網易披露的信息顯示,2017年4月,其完成了7.5億元人民幣的A輪融資;2018年11月,網易云音樂完成了6億美元的B輪融資。
巨頭鎖定的市場
然而,目前中國在線音樂市場的頭部寡頭玩家已經鎖定騰訊。2018年10月,騰訊音樂娛樂集團正式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交的IPO招股書稱,2018年第二季度,QQ音樂、酷狗音樂、酷我音樂和全民K歌包攬了中國移動音樂應用的前四名。
一家音樂公司的聯合創始人告訴記者,騰訊以通過版權占有大量市場,其獨家版權甚至可以高達85%,擁有用戶占比也最高可達到80%,這使得其對市場有絕對的定價權和對內容的生殺大權。網易云音樂的活躍用戶規模基本只是騰訊的五分之一,而阿里巴巴的蝦米又是網易的零頭,不是一個層面的玩家。
2018年11月,網易披露,云音樂完成新一輪融資,投資者包括百度、大西洋(3.390, 0.00, 0.00%)大眾公司、博裕資本以及其他投資者。募集資金總額超過6億美元,網易仍是該業務的控股股東。網易認為,這輪融資將幫助其進一步滲透市場。不過,2019年6月底,國家網信辦對網絡音頻亂象專項整治行動中,網易云音樂被下架了一個月。
第三方機構QuestMobile數據顯示,2019年6月,網易云音樂活躍用戶規模為1.39億,同比增長20.6%,后者是騰訊系的2倍,重合用戶突破8000萬。同期,包括QQ音樂、酷狗音樂和酷我音樂的騰訊活躍用戶規模為5.69億,同比增長9.0%。不過,在產品下架期間,日均活躍用戶數并沒有明顯變化,但下載用戶數急劇降低。
上述音樂公司聯合創始人表示,網易云音樂基本是騰訊的五分之一,而阿里巴巴的蝦米又是網易的零頭。網易并不看重蝦米的體量,更多的是考慮戰略協同下與騰訊的抗衡。在這一點上,的投資和阿里的投資并沒有什么差別。
事實上,阿里音樂業務在其阿里經濟體內發展并不順利。2013年1月,阿里巴巴組織架構調整下設立音樂事業部,而這被視為收購音樂網站蝦米網后的調整,資料顯示,蝦米網成立于2006年,其五位創始人中四人皆來自阿里巴巴。創始人王皓,曾任阿里系統分析師。被阿里集團收購后,幾位創始人重返老東家阿里巴巴。
蝦米曾嘗試推動音樂人扶持計劃,2015年3月,阿里巴巴將蝦米與天天動聽組建成為阿里音樂,隨后邀請音樂人宋柯、高曉松加入,主持人何炅也曾受邀任職。2016年1月,王皓這位音樂愛好者聲稱對音樂失望,選擇結束自己在音樂行業的職業生涯,轉入阿里巴巴釘釘團隊,但其強調阿里音樂方向是正確的。
2016年,阿里巴巴調整了管理層,時任優酷土豆總裁的楊偉東開始主管阿里音樂。2019年2月,新一輪架構調整下,成為大文娛創新業務總裁的朱順炎接手了此前楊偉東負責的阿里音樂,有業內人士告訴記者,蝦米在阿里內部已經更換了多個團隊,作為子業務已淪為邊緣。
在線音樂業務不再靠音樂賺錢
互聯網一直被視為改造傳統行業的工具,比如早期電商將線下搬遷至線上,但音樂行業從來就不是這種玩法。在線音樂應用的媒體屬性并沒有特殊性,其與視頻網站相差數個量級,原因是消費者為了跳過版權的限制,可以從更多的渠道獲取他想要的資源,而不僅僅只能從在線音樂平臺上獲取。
用戶聽一首歌,也可以通過視頻網站獲得服務,這種趨勢更加明顯。有音樂行業人士告訴記者,騰訊、網易這些音樂平臺花了不少錢去培養音樂人,但并沒有音樂人是通過他們而火起來,相反更多的是依靠社會事件,通過B站、抖音等平臺,甚至是一些口碑一般的音樂綜藝節目的曝光。這幾秒的曝光的作用甚至超過了平臺數年的培養。
音樂行業也在發生變化。隨著流量經濟的興起,現在的唱片更多是為了做好IP,通過IP賺錢,尤其是流量明星和偶像出唱片更加頻繁,被包裝成音樂人的不在少數,已經擠壓了傳統藝人的生態。目前版權、演出和經紀這個音樂產業的三個支柱已經發生了變化。
在這些背景下,在線音樂平臺的商業模式就發生了變化。即使龍頭騰訊,其營收絕大部分并非來自于音樂本身。2019年第二季度財報顯示,騰訊音樂娛樂集團包含訂閱和數字專輯銷售的在線音樂服務收入占總營收的29%,營收增幅為20.2%,而包含在線K歌和直播業務的社交娛樂服務收入占比71%,其營收增幅則為35.3%。
前述音樂公司聯合創始人告訴記者,騰訊的盈利并不是靠音樂本身,而是通過直播流水做高營收和利潤,通過資本市場運作推動業務循環。然而,騰訊獲得的直播流量也并非最優。陌陌的卡位,映客的撿漏,以及虎牙和斗魚對垂直領域的把控,優質流量已經殆盡。騰訊平臺并沒有誕生新的明星,只是利用資本獲取收益,而網易云平臺連這樣的模式也難以復制。
在他看來,百度已經“甩包”給了太和音樂,啟用“千千音樂”的品牌,就是對品牌的切割。2015年,音樂業務與太和音樂集團合并,2018年6月,官方的說法是對音樂進行升級。對于投資網易云音樂,副總裁王路的官方說法是,百度致力于打造內容生態,并且雙方期待通過內容分發為用戶服務。
對于此輪投資,張勇表示,“我們也很高興參與網易云音樂的發展,希望未來在文化娛樂板塊雙方也能產生更多化學反應”。
評論
以下是網友對 鼎盛國際娛樂報:網易云音樂獲7億美元融資 的評論:
發表評論
大名: